返回

嘉平关纪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096 王室宝藏13.0
上一章  存书签 书 架 目 录 下一章
    “这话……”小殿下和阿飘相互对望了一眼,“你还别说,其实是非常有道理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“对吧?如果你细想,这家伙为什么会有这个地势图,要么是他们从别人那里拿到的,要么他们本身就是其中建造的工匠。”黑禄儿朝着小殿下和阿飘一挑眉,“但无论是哪种,他们都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。如果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,那么这个别人在哪里?给了他们善家,会不会还有流落到其他人手里的?如果他们本身就是建造的工匠,是参与者,那么,他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?”

    “黑大人说的是,自古以来,无论是修建王宫、宝库,还是修建陵寝这样秘密的地方,工匠们在完工之后,通常是会被灭口的。”阿飘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不是说这样做有什么不对,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泄密,被有心的不轨之徒窥视了去,只是不知道,这善家是如何逃过这一劫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“当时是逃过了这一劫,但后来,不依然落在了善家后世子孙的身上吗?”黑禄儿冷笑了一声,“躲得了一时,却躲不了一世,终究他们是因为这个死了,对吧?”

    “这就是知道的越多,死的才越快。”小殿下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不过,现在不是追究善家如果逃脱的时候,反正善家已经没有活口留下来了,无论是善强,还是善大,如今都可以确认,并不是真正的善家后人。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,河下是如何知晓完颜家有宝藏的?又如何知晓善家真正的身份的?”

    黑禄儿和阿飘同时耸肩,朝着小殿下摇摇头。

    “河下知道这个事儿,绝对不是现在才知道的,而是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。你们记得善强说过,善家与他那个二婶的娘家是世交,关键就在这个世交的上面,对吧?通常情况下,我们认为这两家是世交,那么他们至少三代以上都很有交情才可以。基于这个考虑,或许他那个二婶的娘家最开始潜伏在造办司,目标并不是善家,而是别的什么,但无意中得知了善家的真实身份,这才将自己的目标转向了善家。”黑禄儿叹了口气,“我能想到的,差不多就是这样了。”

    “应该就是这样了。”阿飘点点头,她低头看向那个地势图,“善家的长辈察觉出善强其实并不是自家子嗣,但又不知道他背后的人把他送进来想要做什么,又担心真正的善强的安危,只能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继续把善强当作自己家的孩子,态度与之前并无两样。按理说,善家的长子长孙是应该被托付秘密的,但善家的长子长孙却是个外人,他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善大的身上。他们觉得,无论这个孩子是老大,还是老二的,终归是善家的血脉,不会把善家最大的秘密泄露给外人,这才把这幅图用特殊的方法绘制在善大的身上。”

    “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这个孩子既不是善家老大、也不是善家老二的。”黑禄儿冷笑了一声,“机关算尽,却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他从阿飘手里接过那张图,认真的看了好几遍,半晌,摸摸自己的下巴,“这个地方……嗯……有点眼熟。”

    “你去过?”

    “是在很多年了,被迫去闯了一次。”

    “被迫?为什么会是被迫?”

    “因为要救几个胆大妄为、自以为是的蠢货。殿下、飘大人都知道,我不是乐善好施的性格,但也不会明知道别人有难,还会眼睁睁的看着不去管、任由惨剧发生的,对吧?尽管那个惨剧,是他们咎由自取,自己作出来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“这个话说的很严重了,是有人自作聪明,跑到望月崖后山去了?”

    “殿下说的不错,那还是很多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呢!”黑禄儿轻轻叹了口气,“那个时候,我不是什么大统领,也不是黑家的继承人,更不是炙手可热的武状元,我只是众多赴考武生中的一员,准备第一次进宜青府。”

    “赴考武生?”小殿下冷哼了一声,“那我就明白了,都是一群没有脑子的蠢货,自以为功夫了得,就能驾驭得了这地势险峻的望月崖后山。”

    “殿下说的不错,他们就是那么想的。”黑禄儿点点头,“当时,我们这一行人大概有七八个,其中有五个人是同乡,剩下的一个和我,跟他们是望月崖附近碰到的。大家一个桌上吃饭,彼此聊了两句,知道都是去参加武考的,就相约着一起进宜青府。后来说起望月崖山顶的望月台,说如果可以拜一拜,或许能沾到先贤的好运气。”

    “哈?”阿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“他们的脑子是不是有病?他们可是武生,望月崖的那些先贤可都是文人,武生去沾文人的好运气?”她拍拍自己的脑门,“是觉得那帮子文人还不够瞧不起他们的?”

    “可不是嘛!”黑禄儿伸了一个懒腰,揉了揉自己的脖子,“跟我一样,也是这一次才跟他们遇到的那位兄弟,就劝他们说完全没有这个必要,不如保存体力,谁也不知道进了宜青府之后,会遇到什么事情,还是小心一点、不要节外生枝的好。”

    “聪明人,这话说的没错。”阿飘点点头,“但那些人没有听?”

    “是啊,不仅没有听,还嘲笑我们,说我们是太过于小心了,唧唧歪歪的样子,不像是个武生,反倒像是爱掉书袋的穷酸书生。”

    “噗!”小殿下把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茶水给喷了出来,“他们……要去拜的课就是那些穷酸书生供奉的神,想要沾的就是人家的运气,他们背地里还……”她无奈的摇摇头,“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,脑子被狗吃了吗?”

    “我也是这么反问的,他们有个心直口快、没什么心眼的家伙,说什么拜拜不过是借口,真正想要去后山探险,因为他们听说……”黑禄儿冷笑了一声,“听说后山险峻,一般人不敢去。他们都是奔着武状元来的,别人不敢去的地方,他们一定要挑战一下,如果成功了,他们就可以扬名立万了。”

    “一群蠢货!”小殿下甩了一下袖子,“他们去了,遇到了危险?”

    “是!”黑禄儿点点头,“我和另外那个反对他们的人没去,就找了山下一个小客栈落脚,想着等到他们回来,再一起去宜青府。其实,我们可以自己走,但还是觉得,他们此行凶险,万一出了什么事,还有人可以救他们。结果,不出所料,真的就出事了。”他停了一下,“五个人一大早就走了,直到当天夜里,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那个浑身是血滚了进来。”

    “浑身是血?怎么做到的?真的有野兽?”

    “他们没有碰到野兽。”黑禄儿轻轻摇摇头,“那孩子一进门就哭着喊着求我们去救人,他的那四个同乡哥哥为了护住他,不慎掉落山崖,生死不知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