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神豪的万界之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百二十四章 死亡·回归
上一章  存书签 书 架 目 录 下一章
    ……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,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,这墙向上无限高,向下无限深,向左无限远,向右无限远,这墙是什么?

    是死亡……

    死亡是一堵看不到边际的墙,更是一切的归宿。

    它如影随形,与你的距离永远都只有一步之遥,等待着你跨出那一步,投入它深沉的怀抱,与它彻底融为一体……

    没有人可以永远的拒绝它,世界不行,超脱了一切的神祇不行,其他如蝼蚁的生命自然同样不行。

    如果说诸天万界里真的有一种东西能够永恒存在的话,那么应该就是死亡本身了……

    当人生走到尽头,来到它的面前,你很难不匍匐在它的脚下,为它的深沉与隽永而掀起狂澜。

    【收集免费好书】关注v  x【书友大本营】推荐你喜欢的小说  领现金红包!

    绝少有人能够在它面前鼓起勇气,用自己的双眼,直面它的浩瀚、包容与温柔。

    而这样的温柔,王学斌足足直视了三百年……

    那是一种并不压抑的黑暗,从这冗长的黑暗中,他能看到许许多多毕生从未见到过的色彩。

    就在距离它一步之遥的位置,生与死的间隙……

    他绞尽脑汁的为每一种色彩都取了一个恰当的名字,皓首穷经,不知不觉的取到了词穷……

    他清晰的记得每一个重复出现的颜色,并准确的喊出他给它们取的名字,用自己的方式跟他们打着招呼,尽管从未得到任何的回应,却依旧乐此不疲……

    他曾沿着墙面不知疲倦的走着、跑着、攀爬着、挖掘着,试图寻找它的尽头……

    他将自己的记忆一遍遍的回忆着,哪怕是曾经并不喜欢的经历,他都舍不得跳过,而是耐心的品味着每一个细节……

    他将自己空间里的杂物细心的整理到一丝不苟,之后打乱,再用不同的归类方式重新整理,一遍一遍的,从来没有厌烦……

    三百年时光,一个国家的兴衰也不过如此了,而他,却逗留在那份孤寂的黑暗中,竭力的收束着散乱的意识,保持着理智的清明……

    双眼缓缓睁开,现世世界,柔软的双人床上,他**着身体,静静的团在如蛹般的被子里,默默的注视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天花板……

    没有呃逆感,没有干咳,任何身体上的不适全都没有,有的只是陌生、迟钝与平静……

    他曾不止一次的设想过回归现世世界后的他会如何!

    是悲哀抑郁?是狂躁疯癫?又或是生疏与冷漠!

    现在,他知道了……

    是平静,也仅仅是平静而已……

    “……娜……娜娜……小玉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……人工智能融合中,请宿主耐心等待十五个系统日,十五个系统日后,功能方可恢复使用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……还……还需要十……咳咳……十五天么..”

    王学斌眼神中闪过一抹了然,清了清干涩的嗓子,用力的咽了一下口腔里那些不受唾液腺控制而溢出的口水。

    漫长的时光里,说话这项于普通人来说基本的技能,在他这里已经变得有些生疏了。

    没有人能连续不断的说上三百年的话,话痨也不行,他自然也不例外,后两百多年,他往往十年说不了两句话。

    要不是那时的状态特殊,三百年漫长的时间里,他的唇齿喉舌牙,早已退化成一团没什么用处的蛋白质了……

    缓缓掀开被子,慢慢的翻身下床……

    ‘噗通~’

    脚下一软,跌倒在了地上。

    没办法,距离上次起身走路,怎么也有一百多年了……

    没有颓唐、没有失落,有的只是没有一丝波澜的平静,他上次起身走路也遇见过同样的事情,他对此早有预料……

    颤抖的双手拄着地面,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,扶着墙壁,颤颤巍巍的向着记忆中盥洗室的方向走去。

    来到盥洗室,缓缓坐到了青铜质地的浴缸边缘,按照记忆中的那样,抬起颤抖的手,轻轻打开了精致的水龙头。

    ‘哗啦~’

    清澈的水流缓缓注入浴缸,王学斌深深的吸了口气,翻身躺进恒温的浴缸,静静的注视着水面一点一点的没过自己的头顶。

    轻闭双眼,刹那之间,黑暗的狂澜再次袭来……

    ……

    ‘……靓仔,来电话了……靓仔,来电话了……靓仔,来电话了……’

    ‘叮咚~叮咚~叮咚~’

    ‘咚咚咚……’

    “王学斌,开门!”

    ‘咚咚咚……’

    “王学斌,快给老娘开门,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,老娘打电话报警了!”

    ‘吱呀~’

    大门打开,一个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,头发半长凌乱,身穿一身纯白色居家服,身形消瘦的男人,用他那没有波澜的眼神看了过来。

    刹那之间,原本趾高气昂的李梦媛,被吓退了几步,但也只是一瞬,她便双手叉腰,挺着胸顶了回来。

    “……你看什么看,电话电话不接,信息信息不回,要不是老娘我还惦记着你点,你死了臭了都没人知道……”

    李梦媛似是顶嘴,似是解释的说了一句,看到王学斌难看的脸色,眉头一皱,让开了他,径直向着房间里走去。

    玄关里,脱掉了小巧精致的红色高跟鞋,换上了从鞋柜里取出的她专用的皮卡丘棉拖鞋,迈着小短腿,向着客厅里走去。

    放眼望去,房间里的一切都被归置的一丝不苟,就好像这里住的是一个高度的强迫症加洁癖患者似的。

    看不到任何灰尘的地面差点没让李梦媛羞于下脚,但没有一丝污渍与褶皱的沙发,她便是真的不大好意思落座了。

    看了看房间,又看了看身后如同幽灵一般跟了进来的王学斌,突然间,李梦媛的心里有些发颤。

    “……王……王学斌,你……没事吧……”

    走进门来,随手将李梦媛的小皮鞋整齐的摆放在鞋架上,抬起头来,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。

    “……你……是为了公司资金的事情来的吧……”

    听到王学斌的话,李梦媛没有回答,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盯着他,试图从他身上找到点什么异样。

    没有等到李梦媛回答,王学斌便继续的说了起来,对于自说自话这件事他早已深入骨髓了,曾经的他甚至可以自己跟自己聊上三天,只是后来话都说烦了而已……

    “……钱的话……我这里有一批欧洲知名画家的油画,你送到香港的拍卖行,把他们全都送拍。

    不用等画都拍卖出去,只要拍卖行的估价出来以后,就先拿着画找银行抵押,抵押出来的资金你先拿着解燃眉之急。

    至于其他的,用不了多久,我会拉一笔投资来,到了那个时候,资金上的困难就能全部迎刃而解了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“王学斌!”

    突然,李梦媛用她那稚嫩的音色,打断了王学斌的话,双眼灼灼的看着他,严肃的问道:

    “……你到底是谁?你是不是穿越附身到王学斌身上了?”

    “……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