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小阁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七十三章 三比二
上一章  存书签 书 架 目 录 下一章
    然而身经百战的葡萄牙人,根本没有被吓住,反而陷入了愤怒。

    因为三角帆船舰队的指挥官,若昂·卡洛斯中校就在那艘被开膛破肚的卡拉维尔帆船中。

    葡萄牙人对廉价的中国帆船不感兴趣,他们现在只想围住那条行凶的乌尾船,把对方的指挥官也杀死,给中校报仇。

    林凤的船伤痕累累不说,而且前桅杆已经折断,后桅杆虽然完好,但帆缆断掉,沉重的蓬帆落在了后甲板上,彻底失去了动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三条三角帆船包围。

    另外四条帆船则在东边阻拦想要回援的林凤舰队。

    三条卡拉维尔帆船上的葡萄人和安南雇佣兵,以舷墙为掩护用火枪弓箭向林凤的船射击。他们还点燃了火把往林凤的船上丢,想要连这艘船,带上头那个疯狂的海军将领一起烧死。

    子弹和箭矢如雨点般袭来,林凤却面无惧色,一边亲自帮助炮手装填,一边高声给手下鼓劲儿。

    “不要怕,把包围我们的船全击沉,不就完事儿了!”

    “红毛鬼的船太高,炮又不能活动,这个距离炮打不到我们!”林凤说话间脑袋挨了一枪,直接被打飞了帽儿盔,长发刷得披散开来,还有鲜血顺着脑门淌下,她依然不为所动,专注下令道:“把命运交给妈祖,专心打你们的炮!把炮口压到最低,朝着他们水线轰!”

    在她超强意志的感染下,船员们恢复了镇定,忘记了死亡,只专注于转动炮尾的铁制把手,让螺杆将沉重

    的炮尾顶起来。

    这是赵士祯对大炮的第三项重要改进,一定程度解决了火炮无法自由瞄准的缺陷。至少炮口现在上下调整

    了。

    当螺杆升到最高,炮口下倾了整整五度!

    “开炮!”

    “开炮!”早就等不及的主炮手们,马上拉动了炮绳,隆隆炮声中,浓烟将整条船笼罩。

    一条卡拉维尔帆船,结结实实船腹中炮,一下将甲板上的人全都震倒在地。

    “漏水了!”船舱中的损管员大叫起来。甲板上人也顾不上消灭林凤了,爬起来就下去帮忙堵漏。西洋帆船没有水密舱,一个洞就能导致整条船沉没。

    不过这轮炮击之后,林凤船上的炮手已经被射死了一半,让炮击的速度越来越慢。

    雪上加霜的是,因为缺乏人手,没有及时清掉丢过来的火把,战船尾部已经被引燃,后蓬帆燃起熊熊大火,不时还伴随剧烈的爆炸,那是炮位旁的发射药被引燃了。

    林凤和幸存的手下全都集中到了船艏,继续用火炮朝对方射击!

    其实不是他们不怕死,而是专注在一件事上,能让他们顾不上感受恐惧。

    正如林凤所说的那样,在战场上一下子就死去,是多么幸运的事情。

    然而老天爷并不想收走这支未来要翱翔七海的蓝凤凰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那些特拉维尔帆船忽然一齐丢开她,升满帆向南驶去。

    林凤抹一把脸上的鲜血,茫然向西看去,原来是陈怀秀舰队已经驶到近前了。

    要是那些特拉维尔帆船不赶紧撤退,就会遭到陈怀秀舰队分割。尤其是南面的四艘,还会被林凤舰队两面夹攻,注定凶多吉少。

    而葡萄牙人的字典里,从来都写满了‘惜命’。

    林凤却毫无欢喜,反而破口大骂道:“胸大无脑的蠢女人,上当了!”

    那四艘葡萄牙大帆船故意放缓了航速,就是等着有人来救援她的船队……

    “当家的,快过来啊!”这时,她手下船队放下的十几条舢板,也划到了已经成了火船的旗舰旁。三当家大黑牛焦急的朝着她挥手吆喝。

    “你们也是蠢货!”林凤气恼的骂一声。

    骂归骂,她还是让马已善赶紧组织手下,将伤号抬上舢板。

    直到船上再没一个活人,她才跳下了彻底成为一片火海的旗舰,乘坐舢板回到了自己的船队。

    ~~

    平江号上。

    牛长老苦笑道:“没想到帮主能放下个人恩怨,冒险来救她。”

    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罢了。”陈怀秀紧淡淡道:“我只是为公子考虑而已,要是由着我,让骚蹄子变成烤猪蹄才好呢。”

    “呵呵……”牛长老暗暗苦笑,果然女人都口是心非,帮主也是女人。不过现在不是考虑林凤的时候,他看着已经驶到二里外的四艘大帆船道:“帮主,怎么办?”

    “凉拌。”陈怀秀下决心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应对,沉声道:“继续向前。”

    此时对方占据上风口,想转向逃跑也已经来不及了——对方只要瞄准了拐弯点射击,自己的船就要一艘接一艘的接受炮火的洗礼。

    但赵公子给她开过小灶,告诉她在海战中绝非仅有抢上风一种战法。或者说,抢上风是强者的专利,因为迎风可以快速逼近敌人,发挥自身优势,通过密集炮击或者接舷战取得胜利。

    而对于弱势一方……比如此战中的己方,在面对葡萄牙大帆船时,应当尽量从下风进入战斗,发挥远射优势,打击敌舰的桅杆和风帆,使敌方失去控制,再寻求歼灭对方的机会。如果战局不利,那么在远距离的下风位置上也容易脱离。

    赵公子对她和众将领私下交代的原则是‘谁战斗后能脱身,谁就能生存以待来日再战。’

    而且时间在我,所以歼敌是第二位的,保全自己才是第一位的。

    陈怀秀对赵昊的信任已经到了盲目的地步,见正好是从下风进入战斗的机会,这才下决心救那浪蹄子的。

    不过为防万一,她只带了二十艘大福船,把其余三十艘留在了原地。

    这个决定救了她自己的舰队。

    ~~

    很快,双方舰队便在海面遭遇了,呈一个近似‘大于号’的姿态。

    二十艘大福船组成的陈怀秀舰队向东列队。

    四艘大帆船组成的葡萄牙主力舰队,正由东北驶向西南。

    总体占便宜的还是陈怀秀舰队,一欸对方进入射程,大福船的侧舷火力便开始齐射。

    葡萄牙人的大帆船却无视漫天的水柱,继续不断向前。

    大福船继续炮火轰鸣。虽然这些武装商船的炮手,无法与正规海警的炮手相比,但随着敌人越来越近,也就渐渐命中了。

    然而当白烟散去,陈怀秀却悚然发现,对方战船的干舷中了几发炮弹,却依然毫发无损。

    现在双方距离已经在一里之内,完全进入了己方火炮的有效射程。如果换成大明的船只,除了乌尾船,都会被洪武大炮打穿干舷的。

    她这才真正明白,赵昊为什么说‘打击敌人的桅杆和风帆’了,不是为了卖弄炮术,而是别处根本打不穿!

    可桅杆和风帆有那么好打吗?

    当然,随着双方距离继续接近,情况会渐渐好转。

    可那也进入对方的射程了啊!

    陈怀秀下意识咬住下唇,看着那大帆船上密密麻麻的炮口,一阵阵头皮发麻。别看对方只有四艘船,但单侧就火炮就超过一百五十门!而且集中在四艘船上。她的二十艘战舰的单侧火炮才一百二十门,而且分散在五十艘船上,完全没法比啊!

    “升满帆全速前进。”陈怀秀直觉不妙,马上下令道:“继续保持射击不要停!”

    手下人赶紧放出三枚蓝色信号弹,两枚黄色信号弹——其实就是不同颜色的魔术弹,将她的命令传达下去。

    二十艘大福船便一面炮击,一面继续向东航行。

    那边林凤的舰队被陈怀秀舰队挡在了南边。加上逆风,想帮忙也帮不上,何况她的船更小。

    ~~

    待双方舰队接近到两百米左右,依然几乎完好无损的葡萄牙舰队终于开炮了。

    无数火光闪动间,炮声惊天动地、连绵不绝,炮弹如雨点般倾泻在最后的两艘大福船上,造成了很大的伤亡。

    前头一艘船运气好些,桅杆没事,只是蓬帆被打了几个大洞,但没什么太大影响,不会像软帆一样泄气,跟着大部队向东驶去。

    最后一艘的主桅被打断,速度陡然慢了下来……

    水手们十个人拼命摇一支橹,想靠着两支橹拼命提速。但船速还是不可遏制的慢了下来。

    于是又遭到了第二轮的集火攻击,整条船被打成了筛子,船员死伤无数……

    幸好这时候,郑迵的桨帆船队也来增援了。他们正好出现在葡萄牙舰队西侧,开始用洪武大炮不断轰击骚扰。

    这时候葡萄牙大帆船要想追击陈怀秀舰队,就得向东转弯。卡拉克大帆船高耸的艏楼艉楼,让转向成为噩梦,船长必须要很小心,很缓慢的转这个弯才行。不然甚至有倾覆的可能。

    所以他们将长时间处于只能被动挨打的转弯点。对方的桨帆船完全可以逼近到两百米内从容射击——那也是洪武大炮能对大帆船真正造成伤害的距离了。

    虽然不相信这区区二十条船,二十门炮能造成多大的伤害。但在对方主力舰队没有露头前,这四艘大帆船是不能蒙受任何损失的。

    哪怕只折损一艘,都会极大的影响胜负的天平。

    多明戈犹豫片刻,终于放弃了追击陈怀秀舰队的打算,命舰队不要改变航向,同时向琉球舰队开炮。

    ps解释一下哈,所谓‘先发后改’,只会修改错别字,不会修改内容的。之所以先发后改,其实就是想让大家早看完早点睡,是好意……而且我是发了马上就改,并不是说睡一觉起来再改。我是真心爱你们的,望周知。继续写下一章去了……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