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小阁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七十二章 血战
上一章  存书签 书 架 目 录 下一章
    海盗船队可排不出战列线,而是一窝蜂似的挤成一团,中炮的几率自然大大增加。

    林凤舰队一波猛烈的炮轰,便带走了好几条小破船。

    三十艘中型乌尾船,一百五十门火炮,以极快的速度不断齐射,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,造成的杀伤也越来越大。

    “换链弹!”林凤一声令下,炮手们将实心弹换成了链弹。一枚枚两头是半圆形小炮弹,中间以锁链相连的链弹,便打着旋呼啸着飞出去!

    所到之处,船帆,索具,桅杆全都被割成两段,更别说脆弱人体了。碰到哪里,哪里就身体分离。又不是利刃劈开那种,而是像被硬生生撕扯下来的,血肉模糊,内脏横飞,喷溅的到处都是,场面恐怖至极。

    一轮链弹之后,林凤又换上了葡萄弹。她就像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,每一种都想试试看是什么效果。

    至于死人什么的她根本就不在意,既然是来海上讨生活的,那就都做好了杀人或者被杀的准备,谁有本事也把她杀了就是。

    葡萄弹的杀伤力自然远远强于链弹,一炮打正了,一条船上就没有站立的海盗。

    几轮炮轰下来,海盗们死伤惨重,自然吓破了胆,眼见她的船队直插进来,忙纷纷仓皇驾船躲避。也有躲避不及,被她的乌尾船直接撞为两截。

    林凤硬生生穿透了海盗的船队,杀出条去路。而此时,发现上当的葡萄牙三角帆船队,才刚完成转向。

    双方隔着乱成一锅粥的海盗船队遥遥对峙起来。

    葡萄牙人心高气傲,不由气炸了肺。离开欧洲范围,一百多年来,他们在海上还从没输给过谁呢。从来被戏耍的都是对方,什么时候轮到这些黄皮撒野了?

    他们操纵着卡拉维尔帆船南下,想要从西侧绕过乱成一团的海盗船队,去追击林凤舰队。

    林凤则指挥着舰队,绕着海盗船队,与红毛鬼玩起了兜圈子。同时火炮不停,还动用了织田市火箭,不要钱似的,朝着倒霉的海盗头顶上轰。

    把远远观战的陈怀秀都看呆了。她头一次见在海上还能这么浪的,简直离谱了!别人指挥船队都如孩童挥舞大铁锤,处处透着小心吃力,这女人却能浪得飞起,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。

    但她还是鸡蛋挑骨头似的,对一旁的牛长老道:“看到没,她专门对准了海盗干。”

    “哞……”牛长老哞一声,见混不过去才小心翼翼道:“林姑娘这也是严格遵守公子兵对兵,将对将的要求啊。”

    “哼,是啊,既听了师傅的话,又避免了与佛郎机人结下死仇。”陈怀秀哼一声道:“这些海盗到什么时候,都要打自己的小算盘。”

    “呵呵,难免难免。”牛长老却觉得很正常,在这弱肉强食的海面上,没有点儿生存的智慧,早就让凶猛的鲨鱼,吃的骨头都不剩了。

    其实他们沙船帮又何尝不是呢?当然这话,是万万不敢跟帮主讲的,不然老牛就要变成老午了。

    两人正说话间,忽然外头传来凄厉的警哨声。

    陈怀秀知道,那是从侦察气球上传来的,赶紧出去查看,便见上头快速吊下个小铜盒。北斗队员接住打开一看,赶紧送到她面前。

    陈怀秀观之脸色一变,忙沉声道:“赶紧给那浪蹄子发信号,四大金刚从东北面来了!”

    说归说,闹归闹,识大体、顾大局的怀秀姐,是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的。

    “是!”北斗队员赶紧连发了四颗绿色的信号弹。

    ~~

    那厢间,林凤正杀的兴起,忽然听到北斗队员焦急的禀报声。

    他们虽然没起气球,但因为距离缘故,桅杆上瞭望员也已经发现了敌船。

    这时陈怀秀舰队又发出了信号弹,不用再猜测了,来的就是葡萄牙那四艘主力舰。

    按照战前部署,主力舰队外的三支分舰队一见到那四艘大帆船,必须立即脱离战场,不得犹豫。

    林凤这下有点傻眼,她的船队能跟三角帆船周旋,全靠围着海盗船队兜圈圈,在一片混乱中让对方无法提速。

    一旦脱离了海盗船队,以对方的速度优势,轻易就能死死咬住自己,拖到大帆船驶过来。

    而且别看那些船大,但数量众多的横帆兜起的风力,远远胜于中式蓬帆,推动四条战舰以很快的速度由远及近。林凤打眼一约莫,就知道坏了,这么大的船比自己速度还快。

    “妈的,这是早就挖好坑让老子往里钻!”她一脚踏着栏杆,牙齿紧咬着鞭梢,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。

    最恶心的是,刚才还乱成一锅粥的海盗们,似乎也知道佛郎机大帆船杀到了,开始主动纠缠拦截起林凤舰队来,务必不让她撤回青澳湾,靠炮台的庇护躲过此劫。

    海盗们恨死了这支给他们带来极大伤亡,更把他们的面子狠狠丢在地上踩个粉碎的船队。在海上跑船的,哪个不会见风使舵,现在看到胜负天平向佛郎机人倾斜,他们当然要趁机报仇了。

    这帮家伙方才还是林凤躲避的葡萄牙战船的屏障,现在却变成了她返回青澳湾的障碍。

    人倒霉时诸事不顺,林凤的舰队此时正好在海盗船队的东南面,距离青澳湾最远的地方。

    继续按原先的轨迹往前,正好撞上葡萄牙主力舰队。

    掉头的话,又会被那八条卡拉维尔帆船缠上。

    停下不动更危险,转眼就能被惯于打顺风仗的包围了。,

    不过战场上最忌犹豫,坏决定也强过犹犹豫豫,不敢决断。林凤脑海中电光火石闪过各种可能,很快下令道:“转向东!”

    配合熟练的水手们,很快贯彻了她的意志,但顶风转向的速度实在太慢,等她的船队转过头来,那八艘卡拉维尔帆船已经追了上来,拼命想要将这支跳的最欢的船队拦截下来。

    双方呈三十度角,一起向东航行。同时互相进行猛烈的炮击。

    这次的距离可近了许多,双方的炮弹不会尽数落空了。

    一轮射击下来,林凤的旗舰便挨了好几发炮弹——这个年代的海战,旗舰就是领头羊,其余战船完全跟随旗舰行动,不能自行其是,不然就彻底乱套了。

    所以对方当然瞄着旗舰打了,当然林凤舰队也瞄着对方的旗舰打。

    “公子,下去避一避吧!”一发炮弹落在艉楼甲板上,把林凤身后砸了个大洞。幸亏小黑妹赶紧给她着甲,才没被飞溅的木屑伤到。

    “没事,谁的命不是命?”林凤却一把推开她,这种要拼命求生的时候,主将必须要以自己的性命为筹码,来激励部下拼死奋战。狭路相逢勇者胜,只有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,还有可能死里逃生!

    而且她在海战杀了那么多人,在海战中死去,很公平。

    只见她重新一脚踩在栏杆上,朝着艉楼下的部下们大呼小叫道:“之前那都是儿戏,这才叫真刺激!弟兄们,火力全开,杀出条血路去!”

    “嗷!”手下们嗷嗷叫着疯狂开炮,向对方投射织田市火箭。虽然没有经过专门训练,大部分的火箭都飞到海里去了。但也有几发命中了对方的三角帆。旋转带刺的火箭,登时撕裂出个硕大的口子,三角帆登时就软塌塌泄气了……

    林凤的选择很简单,己方有三十条船,对方虽然比自己大的多,仅有八条战船。这就是他们最大的漏洞,八条船想拦住三十条船?做梦去吧!

    双方距离越来越近,近到已经能看清对面船上的人脸了,自然进入了最惨烈的大炮上刺刀阶段。

    林凤的旗舰起码中了十几炮,得亏乌尾船结实,又有水密舱,不然非沉了不可……幸运的是,林凤的艉楼上,只中了那一炮。

    但眼下还顾不上轻点伤亡,她的旗舰与对面的旗舰眼看就要头对头撞上了!

    “都抓紧了!”她杏目圆睁,紧紧抓着栏杆,高声提醒着手下人。水手们赶紧抓牢各自身边能抓的缆绳栏杆炮架子之类,所有人便齐齐感觉猛得一震,两条船轰然撞在了一起。

    甲板上所有没固定的东西,全都朝着撞船的方向滚去,还有没抓牢的水手也惨叫着朝对方的船飞了过去。

    还没完,两条船的船头撞过之后,船身剧烈的横摆,再度砰得一声撞在了一起。

    “开炮开炮!”林凤等得就是这一刻。她猛的一跃而起,竟从艉楼上跳了下来,就地一个翻滚就到了一门炮边上。

    一名炮手眼疾手快,赶紧拉住她。才避免了她的脑袋和榆木炮架来个亲密接触。

    “谢啦!”林凤一面道声谢,一面伸手猛地一拽炮机的拉绳!她在艉楼时就看得真切,这门炮在撞击前处于待击发状态!

    果然轰的一声巨响,白烟笼罩了整个炮位。

    那艘卡拉维尔帆船船舷比林凤的船高一半,所以林凤这一炮是抵在那条船的船腰上射出的。当即就把对方的船掏了个大洞。

    卡拉维尔船上的人刚刚爬起来,便又被这一炮给震翻在地,

    乌尾船上,林凤一边咳嗽,一边用尖利的声音咆哮道:“都愣着干什么?开炮啊!”

    炮手们如梦初醒,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麻利的装填开炮!

    一发接一发的各种炮弹,从那艘卡拉维尔帆船的船腹射入,再从各处射出。方才躲到船舱里躲避冲击的人,悉数粉身碎骨。留在甲板上的也全都被震落水中。

    跟在后面的乌尾船,自然不能浪费旗舰的牺牲,一艘接一艘从其左侧通过。

    而另外七艘卡拉维尔帆船,似乎是被这一幕自杀式袭击吓住了,根本没有再阻拦的他们胆量了。

    更神奇的是,待那艘卡拉维尔帆船迅速沉没后,林凤的乌尾船居然还漂在水面上,并没有一起沉没。

    水密舱立功了!

    ps先发后改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