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在东京放置成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08.一时间不知道该羡慕谁(4000)
上一章  存书签 书 架 目 录 下一章
    夜色下。

    新宿区街头。

    这片街区与新宿歌舞伎町不同,在这个时间点格外冷清,街上几乎看不见行人。

    这个世界是存在参差的。

    就像不是所有的街道都像歌舞伎町那样是个繁华的不夜城,更多地方的夜晚,只是一片静悄悄的寂静。

    也像是人与人不同的境遇。

    黄毛君行走在房屋的阴影中,避开沿途所有的监控。

    他赤裸着上半身,下半身的裤子只剩下短短的一截,却是恢复了正常人的体型。

    肌肤表面,留下高温灼烧后的焦痕。

    “狐火”并非一般的火焰,一旦依附在肉体上,便会持续不断的侵蚀,直到剩余的力量完全耗尽。

    焦痕中。

    不断有粉嫩的肉芽生出,随后变得焦黑蜷曲。

    肉体的再生力,和狐火的侵蚀对抗。

    足以令常人冷汗直流的痛感,通过神经传达至大脑,可黄毛君神色麻木、恍若未闻,和他先前经历的疼痛而言,这种程度的痛感,已经如同蚊子叮咬般不痛不痒。

    他手中拖着一只白毛狐狸,乃是户尾透。

    户尾透腹部被破开一道血口,他双目紧闭,呼吸微弱,所幸还吊着一口气。

    ‘往这边走。’

    遵循着脑海里一个声音的指引,黄毛走到一个小巷的角落。

    身穿黑色西装的两三个极道,已经在此处等候多时。

    见到黄毛到来,迅速递上一件足以遮蔽他身形的大衣,同时接过身受重伤的狐狸,打进一管淡绿色的药物,把它关进笼子,送上了车。

    “山口大哥,辛苦了!”

    极道们很是恭敬的说道。

    黄毛只是木讷的点点头,就一步一步走出巷子。

    在这过程中,他的视线甚至都没有落在过小弟们身上,而是停留在半空中,仿佛能透过这片夜色看见什么别人看不见的事物。

    他没走出几步,身后传来人们羡慕的交谈声。

    “山口桑也太幸运了,竟然能被丸山大哥看中,去参加了那个计划......”

    “现在他光是站在我身前,我都有点害怕呢!”

    “我也想变强啊......”

    “噤声!万一惹山口君不高兴了怎么办?”

    “......”

    声音通过空气传到黄毛的耳畔,像是隔着一层屏障。

    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,可是需要大脑迟钝的运转一下,才能思考出声音中话语的含义。

    ‘山口桑......是谁?’

    黄毛突然产生疑问,脑子里又没来由的冒出一个名字。

    “山口大贵?”

    这个名字他好像无比熟悉,可是绞尽脑汁,都难以联想到更多的记忆。

    只有沉沉的钝痛,一下又一下的袭来,中断他的回忆。

    黄毛君回归那种什么都不去想、什么都不想做的状态,像是个游荡的幽灵行走在夜色下。

    ‘不对......不对!’

    男人如同梦中惊醒。

    ‘山口大贵,是我的名字!’

    一同涌上心头的,还有无数纷乱痛苦的回忆。

    血!

    回忆都带着一层血红的颜色。

    他仿佛又回到了那暗无天日的阴暗房间,躺在手术台上,明亮的无影灯刺痛双眼。

    肌肤被划开、肌肉组织被切割的痛楚,一次又一次的落在他的身上。

    电击、火烧,灌下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剂。

    一遍一遍,周而复始。

    最难忘的一次,像是浑身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行,摧毁他最后的理智。

    回忆太过痛苦,山口大贵一点都不想起。

    他想忘掉一切,包括自己的存在。

    ‘逃!我必须要逃!’

    黄毛君瞪大双眼,血丝遍布其中,看着狰狞恐怖,像是个精神院关押着的疯子。

    迈开双腿,在街道上奔跑起来。

    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,不想受到他们的摆布。

    为此,他要逃,逃得越远越好!

    ‘不,你不想......’

    难言的柔和音调再度响起,男人的脚步立刻停顿,狰狞的面容一点点平静下来。

    另一个意识掌控了他的身躯。

    ‘你只需要乖乖的服从命令,什么都不用去想......’

    黄毛的神情重新变得麻木,如同被人遗忘的幽灵。

    于他的后背上,伤痕构成的纹路,像是一朵盛放的鲜花,散发出黑色的光芒。

   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    次日中午。

    教学楼天台上。

    月守梓的神情还是深受震撼,睁大美目:“良,我需要冷静一下。”

    说完走到围栏旁边,看着楼下校园里的欢声笑语,一如往日,心里却像是掀起了滔天巨浪。

    “良,这样真的好吗?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站在芦屋良身边问道。

    芦屋良:“这也是班长大人自己的选择,而且这件事以后可能不会再是秘密。”

    月守梓之所以会如此震惊,自然是因为,芦屋良将超凡事物存在的事实告诉了她。

    她先前猜到了一些端倪,但在亲口得到承认后,反而一时难以平静。

    这意味着,她的世界观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。

    有些人之所以不怕鬼,是因为他们认为鬼是虚假的、不存在的,可如果它们真实存在,且亲眼出现在面前,那心态自然截然不同。

    “嗯?”

    月守梓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小细节,转过身走到芦屋良身边。

    “你刚刚说,绯也是妖怪?”

    芦屋良点头:“是啊。”

    “她就在学校里呢!”

    说着,芦屋良对楼下一个草丛挥了挥手。

    大尾巴狸猫的身子从中蹦出,蹭蹭的跑进楼道里。

    绯的能力也并非在原地踏步,起码就【藏匿】这项本领,她现在用得炉火纯青。

    就在路旁的学生们,都没法发现她的存在。

    三四分钟后。

    绯便赶到了天台。

    芦屋良终于得以说出很久以前就想说出的台词——“给我变!”

    绯老实照做,顷刻间就变成了娇弱软萌的女孩。

    变完还对着月守梓弱弱的打了声招呼:“梓酱,你好呀......”

    月守梓本来语气都有点危险起来,看向芦屋良的眼神都像是在说“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。”

    但看着这么乖巧的小狸猫,她最后只是叹了口气:“你们原来一直都瞒着我。”

    “呜呜,梓酱......”

    小狸猫觉得自己做错了事,径直走到班长面前,一把扑进她怀里。

    像是平时狸猫形态撒娇那样,把头埋在月守梓身前。

    蹭呀蹭的。

    两条麻花辫晃呀晃。

    看得芦屋良一时间不知道该羡慕谁好。

    “绯,过来,我有问题要问你。”

    月守梓实在没法对这么可爱的小狸猫发火,虽然还板着张小脸,但还是把绯拉到一边,说起了私密的悄悄话。

    “良,我也有事和你说。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推推镜框,带着芦屋良来到另一边。

    “昨晚的情况,我差不多了解了。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先是夸奖道。

    “你做得很好,解救了四个无辜者的性命,老师为你而骄傲。”

    他眼中满是赞许,轻轻拍拍芦屋良的肩膀,以示鼓励。

    “我见过很多掌握超凡之力的人,开始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,开始蔑视法律和他人的性命。更有甚者,觉得他们是更高级的存在,其余人都是蝼蚁,丸山社那群家伙,便已经是这种心态。”

    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人。”

    芦屋良:“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。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继续说道。

    “至于舆论的问题,你不用担心,关于你的照片,不会在网上、报纸上出现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“不过牛郎店的火灾,是瞒不住的。”

    昨晚的事件发生在歌舞伎町,有太多人看见,想完全压下来不太可能。

    但是在网络不算特别发达的2002年,纸媒为主导的日国,只把它描述成一件意外的火灾,还是轻而易举的。

    也得益于这场意外,少年慧眼识破绑架案件的新闻,受到的关注度也少了许多。

    “我看过那附近的监控,基本可以确定——幻梦的惨案,就是山口大贵所为。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神情严肃。

    “他被判定为C级,且被整个东京超凡圈通缉。”

    “通缉令是花悠绮发出的,她可是很生气。杀死山口大贵,便能前去她的宝库,任意挑选一件宝物。”

    “良,这件事里的水很深,我个人不建议你去趟这趟浑水。”

    芦屋良问道:“是因为他实力提升的速度吗?”

    “是的。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点头。

    “现在我和狐妖们搜寻丸山社实验所的过程中,就已经遭遇到极大的阻力。”

    “有部分官方势力的立场,不像原来那样明朗。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说得比较隐晦,芦屋良一听秒懂。

    丸山不动产社,上头有人呐!

   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

    丸山实验所研究出的药剂,对位高权重的人们,有着极强的吸引力。

    不说明面上支持,暗中动用一些小手段,绝对没问题。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揉揉眉心:“山口大贵的行动,不只是对狐狸的报复,更是在展现实力与技术。”

    “显然,他们成功了。”

    “这份技术,肯定会令无数人心动、疯狂,也一定会有别的势力选择和他们合作,再拖延下去,情况只会更加恶劣。”

    这和芦屋良想的完全一致。

    “这块毒瘤,必须尽快铲除!”

    “这些天,我可能又要经常离开荒川区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又嘱托道。

    “那么,我有什么能做的吗?”

    芦屋良抬头与他对视。

    “老师你是知道的,老实呆在家里、什么也不做,可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
    “况且,这事和我还有切身的联系。”

    丸山龙之介可就死在他的手里。

    从上次那眯眯眼的态度来看,丸山社要是就这样放过他,无疑是痴人说梦。

    只是他们最近有更重要的事情,这才一时腾不出手来。

    而且平心而论。

    绑走普通人去进行人体实验,这件事本身也令芦屋良深恶痛绝。

    性质简直就和拐卖人口一样,被千刀万剐都死不足惜。

    如果芦屋良不知道这件事,且没有放置系统,他自然什么都做不到。

    但现在,他也想成为能为他人挺身而出的人。

    ‘良,你真的变了很多啊......’

    赤羽佑太看着眼前的少年,微微失神。

    想到两个月前的芦屋良,孤僻、怯懦,长长的刘海遮住双眼,与整个学校都格格不入。

    而现在的他,早就变得阳光正直。

    而说出这番话的,甚至给赤羽佑太一种“耀眼”的错觉。

    改变的绝不只是外表,更是内心。

    “既然如此,我的确有事情托付给你......”

    “......”

    谈完要事,芦屋良回头看看月守梓她们。

    发现月守梓和绯相处得异常融洽。

    班长大人用力搓搓绯的头顶,把那柔顺的发丝都弄乱。

    绯也不抗拒,只是任由月守梓搓揉。

    两女说着悄悄话。

    看到这一幕,芦屋良心情古怪——怎么感觉,他好像被这俩妹子排斥在外了?

    话说从一开始,班长大人对绯的喜爱,就比对他更多?

    ‘我该不会输给你这只小狸猫了吧?’

    芦屋良不禁想着。

    似乎是他的猜想成真了。

    从午休开始,直到傍晚去武馆打工,月守梓对他的态度都格外冷淡。

    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,有时故意把头偏向另一边,装作没听见似的。

    让上平久美和中野梨香这两位好闺蜜都啧啧称奇——梓酱竟然和芦屋君闹矛盾了?开学以来还是第一次吧!

    芦屋良可以理解班长大人这心态。

    无非是先前一直瞒着她许多事情,包括绯原来是妖怪这件事,惹得她有点不高兴。

    但又不好直接发作,便以这种方式表现出来。

    不过对芦屋良而言,班长大人清冷的神态,可是很罕见的美景,属于珍贵CG!

    而且在这之前,他本来还担心会发生“我与狸猫与班长”的修罗场事件。

    只是这种程度的冷战,已经很幸运了。

    总的来说,这波不亏!

    先把月守梓送到店里,和明奈姐、小美礼打了声招呼,芦屋良回到武馆。

    “芦屋君,下午好。”

    后藤井山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礼貌,眼神满是尊敬。

    经过上次那事,这位学长已经彻底沦为芦屋良的小迷弟,就算让他把武馆转让给芦屋良都没问题的忠心程度。

    唯一的缺点,大概就是他是个男孩子。

    芦屋良可还对武馆美少女少主人的人设念念不忘呢!

    芦屋良径直找上了后藤武。

    语气严肃:“后藤大叔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谈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