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竟然能预知未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92章
上一章  存书签 书 架 目 录 下一章
    下午一上来就是两节生物课,这两年生物在理综中的比重越来越大,排的的课也逐渐多起来了。

    生物被称为理科中的文科,是因为它不光理解就可以的,其中需要背诵记忆的知识点多而琐碎,让许多理科生望而却步。

    上午刚经过大佛的讲解,落寒此时正对物理的兴趣大开,经验值也在缓慢增长。

    这种像打游戏一样,让人能看的见的提升,使落寒十分亢奋,他已经把学习当成打游戏,老师,同学都是npc,落寒现在一门心思的想要提升等级。

    原本落寒是想理综齐头并进的,然而中午大佛讲解的如顶级攻略一样的解题思路,就好像醍醐灌顶一般,给落寒打开了物理的新世界。

    让他迫不及待的想一个个去尝试,于是整个人都处在沉迷于物理的状态,所以听生物课的计划就被他临时取消了。

    有了新的解题思路落寒做起同类型题目势如破竹,昨天难住他一晚上的题目都被一一解开。

    直到遇到一道电磁题,这种顺畅突然被打断,两眼一懵,一看是必修二的内容。

    揉了揉太阳穴,看了看题,经历大佛的详细解答,落寒已经不想回到自学状态,也更不想体验因为一道题,为难一晚上都睡不好的感觉。

    向四周看了看,落寒在考虑向谁求助。虽然他打游戏喜欢靠自己努力变强,靠技术打通关,从不氪金,但也不代表他想从蒸汽时代回到原始时代。

    眼睛四处转了转,又瞬间否定了求助同学这一选项。毕竟他最大的问题是既要隐藏系统,又要解释为何一个暑假后,他什么都不会了。

    “唉,有心无力啊,空有一颗向学心。”落寒感慨了一番。

    【叮!感受到宿主坚定的求学心态,开启名师辅导。每24小时可开启一次,持续时间3小时。】

    “名师辅导?听起来不错,晚上回家试试。系统好像越来越人性化了。”落寒感叹了一句,又继续陷入和物理的厮杀中。

    .......

    晚上吃晚饭,落寒回到书房,拿出物理笔记本,对系统说道:“开启名师辅导。”

    落寒抱着尝试的态度,指着一道曲线运动中,常见的小船渡河问题询问道:“这类题怎么解?”

    “小船过河有三种情景:

    1过河时间最短:当船头垂直河岸,渡河时间最短,且渡河时间与水的流速无关。

    2过河路径最短:在v船大于v水的条件下,当船的合速度垂直于河岸时,渡河位移(航程或路径)最小并等于河宽。

    3最小渡河速度:水速和航向一定,船速垂直航向有最小船速。”

    落寒面前出现出现一个虚拟黑板,上面一一列举了这类问题的各种情况,并配图动图模拟情景,使人一目了然。

    讲课方式也生动、幽默,一问一答,而后还有典型例题的解析,将问题一点一点掰碎了,揉开了一点一点喂给落寒,落寒甘之如饴。

    接触时间越久,落寒越发觉得系统神秘,也就不在探究。既然没法反抗,不如就此享受。

    落寒沉下心来继续问:“老铁,这道题分析一下呗?”

    ......

    “名师辅导使用时间已到,即将关闭。”

    “别啊,老铁,等等,这题快完了,讲完了你再走。”

    落寒情急之下,喊出声,三儿和二卷都转头看向他。

    “咳...没事,你们继续,我刚不小心睡着了。”落寒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说道。

    ‘哎,有点可惜,系统教的好像比大佛还容易听懂,就是短小无力。’接下来的时间落寒开始消化刚才讲的知识点。

    .......

    之后的一个月,落寒严格的执行了自己的复习计划,有问题就去找名师辅导,因此在某些课上,总是在做小动作,一些老师对他的不满也达到顶端。

    很快,就到了月底,迎来了月考。

    考试前一天班主任把考场,考号贴到教室里,考场是按照上次成绩进行分的。

    这样分是为了杜绝作弊,毕竟你前后左右都是和你水平差不多的人,去瞄一眼别人的没有太大意义,还不如相信自己。

    一个考场25人,落寒在第四考场第五个位置,代表上次排名80。

    落寒看了一眼自己各科经验值。

    数学2级(0/10000)

    物理1级(850/1000)

    化生1级(400/1000)

    信息1级(570/1000)

    材料0级(5/100)

    机械0级(10/100)

    历史1级(800/1000)

    思想政治2级(200/10000)

    英语1级(630/1000)

    发现均有提高,这一个月没白费,对月考的信心更足了。

    第二天,落寒像往常一样七点起床,背完单词,和三儿他们汇合,往学校走去。

    路上三人还在开玩笑,说起上次打赌的事情,分的最低的交爸爸,到了教室门口叮嘱了一句让两人好好考,便各回各班了。

    进入教室,可能因为要考试的关系,今天班级里气氛有些压抑,所有人都拿着几本书在不停翻阅,是装模作样,还是缓解紧张心情就不知道。

    九点半左右,班里人都向各自考场走去,十点整考试开始,第一门是语文。

    预备铃一响,一个带着眼睛,稍微有些瘦弱的男老师走进来,落寒没见过他不认识,男老师强调了一下考场纪律,便开始发试卷,考场里就剩下‘哗哗哗’的翻卷子声音。

    先审一遍题,前三道拼音选择题都会,古诗词都背过了,文言文难度中等,作文二选一。

    大概了解了一下题目,开始从头答题,嗯......写的还算顺畅,一个小时多一点,把作文之前的题目都写完了,接下来是作文。

    思考了一下要举的事例,按照老师讲的议论文套路开始写作文。

    首先第一段,点题,概括作文主题,不宜超过80字。

    第二段你的论点,独占一段,体现争议,禁止标新立异哗众取宠。

    三到五段举两道三个事例,在引用一下名人名言,用点排比句,论证分论点。

    最后一段进行总结,升华主题,联系现实,给出警示。

    半个小时后,一篇800字文章出炉。

    落寒伸了个懒腰,翻了翻卷子,检查了一遍,交卷铃声响起,落寒停笔,从后往前传试卷。

    ……

    考完语文,休息20分钟,接下来是数学,铃一响,落寒没想到是班头数学老师,苟芳兰拿着卷子进来了。

    “考了这么多次试了,纪律你们都知道,我就不强调了。”说完她就开始发卷子。

    拿到卷子,落寒一扫,没难度。

    第四考场怎么都算是年级前100,几乎不会有人作弊,彼此都是竞争对手,谁都想下次考试,挪挪座位往前做几个考场。

    也不用苟芳兰管,她转悠了几圈回到讲台上,看到落寒正在奋笔疾书。

    想到闲着也是闲着,她索性走到落寒身后,开始看他的答题,一看落寒不到20分钟,就已经把选择填空做完了。

    卷子就是她出的,难度她十分清楚,上来几道题平面向量,线性运算,实部虚部,数量积等等,没啥难度,也没有陷阱,就是考察基础,和运算能力。

    难度逐渐增加,填空亦是如此,只有11、12、15、16题则是复杂许多,暗含陷阱。

    落寒本以为会有一些小boss拦路,结果都是小怪,从选择到填空,如砍瓜切菜一般,一气呵成。

    苟芳兰站在后面扫了一眼答案‘对了,对的,又对了’,顿时感到惊奇,这至少说明落寒这一个月,数学没落下反而进步了。

    她最近也从其他任课老师那,了解到落寒的近况,评价褒贬不一,物理进步很快,化学几乎放弃了,生物马马虎虎,自己的数学课几乎没听过。

    她以为落寒数学要凉了,没想到给她这么一个这么大的惊喜,她越看越觉得有意思,也就站着不走了。

    苟芳兰的动作落寒当然注意到了,落寒以为她只是刚好转过来,没想到竟然就站在他身后不走了。

    落寒有些别扭,动了动身子,看她没有走的意思,索性继续做题,不在管她了。

    大题三角函数sin,cos图像都是小儿科,闭着眼都能画出来。立体几何建立坐标系,

    又花费了半小时,落寒完成了数学试卷,总共耗时50分钟。

    落寒一看班头还在身后,‘合着这是来监考我一个人的?’落寒在心里吐槽道。

    周围的学生也发现了,有些幸灾乐祸,以为他作弊了被重点照顾,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运气很好啊。

    落寒实在受不了被人盯着的感觉,反正试卷已经写完,便抬起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苟芳兰,希望她明白自己很蓝瘦。

    苟芳兰冲他微微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回到讲台上。

    “呼…终于走了,但愿接下来考试别再碰到教自己的老师了!”

    苟芳兰可不知道周围学生的想法,她正在震惊于落寒做题的速度和准确率。

    在她看来,落寒后面的大题用的都是最简洁明了的办法,省时又省力,直指问题的核心。

    苟芳兰欣慰的同时也有有点失落,自己十几年的教学经验,还不如学生自己一个月复习成果,同时在心里盘算着等考完把他叫来好好问问,怎么复习的,看能不能推广。

    落寒在座位上,无聊的玩了一个小时手指之后,交卷铃声终于响了。

    交了卷子,等上三儿,一起回家吃饭,今天中午他们三个并没有看书,都躺在床上睡觉,准备养足精神全力对付下午的考试。

    ………

    下午刚进教室,就听见于意凡和季艺闻在吹牛放大话。

    这两人最喜欢干的事,就是考完在全班人面前对数学答案。

    班里数学常年前五的于意凡,对季艺闻说到:“唉,这次没考好,题太难了,砸了砸了,季艺闻,你最后一道大题算出来没?我算的√3,你呢?”。

    周围围观的人默默翻了个白眼,演,接着演,曾经大家都以为他这次是真的考砸了。

    2班三大错觉之一就是:“于意凡数学考砸了!”

    然而他回回都前三……

    这也是于意凡最喜欢的装逼手段,最后在来一句:“哎呀,我考得还行!”

    整张卷子最难的就是最后一题,这都算出来了,还在叫难。

    无形装逼最致命。

    一般情况下只有季艺闻会陪着他演,但这次例外:“哈哈,你算错了,爸爸我算的√2,你是标坐标的时候搞错了吧,我第一遍也算的是√3。”季艺闻幸灾乐祸的冲于意凡笑了笑。

    于意凡脸色变了变,随后梗起脖子和季艺闻开始辩论。

    对于能打击到于意凡的机会,季艺闻从来都不会放过。

    ……

    两人就最后一道题开始争论起来,落寒默默笑笑,没有说话。

    难倒我要告诉你俩‘你们都是错的,答案是2么!’落寒莫名的产生一股优越感……

    季艺闻是97年的,数学又好,就喜欢考完数学嘚瑟一下,秀一下优越感。

    他比班里人都小一到两岁,平时大家也就让着他,懒得理他,也就于意凡喜欢和他搭腔。

    旁边的祁天伟实在看不下去了,挑了挑眉,对季艺闻说道:“一会就考英语,季艺闻,准备的怎么样?能及格不?”

    季艺闻哈哈一笑,拿出一个骰子:“骰子都带了,大不了一会多骰几遍,验算一下。”

    落寒在一旁搭话道:“考不及格,你看老刘怎么收拾你。”

    季艺闻摇了摇头:“咋俩大哥别笑二哥,说的你能考及格一样,要不是英语,你能在第四考场待着?

    最多成绩出来被老刘捶几下,再多挨几次骂。

    话说家涛,你数学考的怎么样?”

    落寒用骄傲的语气道:“你考不及格别带上我,我背单词背了好久了,我的目标可是110以上,下次至少在第二考场。”

    【收集免费好书】关注v  x【书友大本营】推荐你喜欢的小说  领现金红包!

    说完这句话,周围一顿哄笑。这以前是季艺闻的台词,每逢考英语必吹一波110。

    二班另一三大错觉之一:“落寒,季艺闻这次英语能考及格!”

    落寒没理周围的嘲笑声,对他说道:“数学没多大问题,不过最后一题我算的是2。”落寒想了想还是告诉他自己的答案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